晚月 — 漠然

晚月

2016/11/02 随笔

晚月

轻风细雨秋凉意,

枯叶随风去,

冷了心头,

乱了谁的绪?

待到寒风飘雪时,

冰凌刺骨痛,

旧伤再起,

扰了谁的梦?

又道凡尘多琐事,

不想触则伤断魂;

罢了罢了,

坎坷千载遇伯乐,

何思今朝无故人?

转载请注明出处,本文采用 CC4.0 协议授权

Search

    Post Directory